美元涨势将如猛虎出柙?


 

1601300252421758-600x400

在美国12月升息概率高达84%,加上川普新政刺激公共支出可望让美国GDP和通胀双双齐扬的预期心理下,美元指数周一(14日)突破100心理关口,为去年12月2日以来新高价,自11月9日低档涨了4.3%,从今年5月起算则涨了8.8%。

欧元和日圆占美元指数权重的70%以上,在美元升值趋势下首当其冲。但墨西哥比索和马来西亚令吉等新兴市场货币却跌幅更重,双双创下历史新低,其他如土耳其的里拉和南非的兰特也都成为抛售的重灾区。受汇率剧贬影响,新兴市场股市自美国选后已重挫逾7%。

近几日来,华尔街各大投行相继纷纷发表看好美元后势的报告,一般推估这波美元的升势很可能持续到12月中旬美联储决定升息前后,部分看法则认为升势可持续到年底。

路透社汇整商品期货交易所(CFTC)资料显示,截至11月14日为止,美元净多仓部位连续增加7周,合约金额创9个月以来最高。

《金融时报》报导称,买进美元突然成为川普时代的交易共识,交易员普遍相信川普的减税和扩张基础建设支出将取得国会的支持,从而导致美国通胀增温和美联储快速的升息,如同雷根时代翻版,而雷根主政到1985年2月美元最高升值了45%。

高盛汇率策略师团队也坚称美联储在2017年底前约可升息五次(每次升0.25%),认为美元未来还有7%的升幅空间。

技术面显示,自去年3月以来,美元指数在100.5~92之间强势整理20个月,若未来几日成功突破该区间,很可能引发另一波美元追涨趋势。美元此时如同一匹即将冲出栅栏的猛兽。

然而,失控的美元升势将引发金融市场的许多副作用。其一是美国跨国企业获利将遭到压缩,很可能导致选后的庆祝行情随时嘎然而止。其次,新兴市场股市和商品行情将因资金回流美元资产而受排挤,影响全球景气的复苏。

据此,部分分析师怀疑这波美元涨势可能接近尾声,其一原因是美元指数已从2000年10月的最低价82.7迄今升值约20%,雷根主政初期的美元指数基期则很低,第二个因素是川普的其他保护主义和移民管制趋紧的政策恐使美元受挫,第三个令人担心的是川普和国会的互信关系不如雷根时代,政策的推动或许受到制肘。

德意志银行策略师George Saravelos虽估计美元指数在今年底的目标价为100.5,但明年底将降为95。

web site traffic statis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