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情还得有点智慧


有时候我们以为是良善的心意,很可能只是虚幻的东西。我们对自己的身后事要有点智慧,别让良善心意酿成滥情的苦果。

几个月前台湾出现一个感人的故事。某男子贴文要为癌末女友找一双“爱的鞋子”,这是她二年前被诊断胃癌末期后唯一想要的东西,男子希望能为目前已半昏迷的女友达成这个心愿。此消息在网络上疯狂传阅,不到一天的时间,厂商就在台北板桥仓库找到仅剩的一双“adidas Originals SUPERSTAR”系列球鞋,只可惜女方在当天上午已经过世。

现代的安宁照顾出现许多抚慰临终病人的方法。其中一项就是完成病人“未了的心愿”。以我自己多年照顾临终病人的发现,至亲家属心疼病人的离去,总是希望能为他做最后一件事。这是活着人的心愿,但是我们却要有点智慧。病人的病情往往在某一时刻会突然江河日下,也许早上你还在跟她聊天,晚上可能就撒手西归。今天病人跟你谈的心愿,明天可能全都遗忘,而且是永久遗忘。

我们曾照顾过一位老伯伯。闲谈间,他努努嘴向着身旁的长子,对我们说,没看到儿子结婚可说是他毕生遗憾。事实上他儿子有女友,只是尚未论及婚嫁,听老爸这么说,儿子决心要作孝子,说服了女友提早嫁给他。就在匆促间举行婚礼。当天,我们很高兴地为老伯打扮襟红花,问老伯高兴吗?只见老伯两眼茫然,听不懂我们说什么。其实,那时老伯的病情已经无法辨识这个世界,所以从婚礼开始到结束,许多人来恭喜老伯,老伯茫然无回应,回医院就过世了。不知者以为老伯是“宿愿已了,欢喜归西”,其实是病情恶化,加上一天的折磨,身体不堪折磨而逝。

我们并没有对老伯的亲友说真相,没必要。可是心里老想着,事情的真相往往不是那么感人,但是有智慧地面对真相会少一些遗憾。

前一个故事中的男子花时间在网络上沟通,其实不如坐在女友身旁轻抚著。

我们曾经看到一对鹣鲽情深的夫妻,妻子罹癌,住进安宁病房。丈夫为了让妻子病情好过一些,花许多时间与医师讨论、上网找药方、煎药给太太喝,忙得不可开交。直到有一天,妻子说,我快死了,你能坐下来陪我吗?丈夫才发现自己错了,妻子最需要的是亲密的陪伴,而不是那些外边的花样。

有时候我们以为是良善的心意,很可能只是虚幻的东西。尤其在网络推波助澜的情况下,非常可能变成可怕的滥情。

在台湾风俗,老人家要过世,总希望儿孙都能在跟前,然后在众人祝福之下,阖目而逝。我们在加护病房看见这样的悲剧。老伯即将过世,可是人在美国的儿子却还没回来。家人为了怕老伯没见儿子最后一面,“死不瞑目”,就请医院以维生系统插管维持生命。可是我们开始闻到尸臭,老伯的皮肤也出现尸斑,这表示老伯的内脏器官已经开始腐败,只是维生系统才让心跳不停而已。这简直是凌迟父亲,可是家属还是坚持等到儿子见最后一面。这种愚孝令人扼腕,但决定权在家人,旁边的人也只能徒呼负负。

我也不想谴责他们。或许我们对自己的身后事要有点智慧,别让良善心意酿成滥情的苦果。

web site traffic statistics